·2019年秋季学期心理
·关于做好2019年春季
·大学生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关于举办我校首届“‘3
·绵阳师范学院第六届心理
·关于提交我校第十八届“
 
     
   
 
 
     
 
首页 中心简介 通知公告 心理新闻 心理测试 美文恰恰 心灵氧吧 心理人生 阳光心协 网上预约 资料下载 
 
  您现在的位置: 详细内容 >> 美文恰恰
 
 
远道而来的人
文章作者或来源: 心理健康教育中心 浏览次数:( 56 ) 发布时间: 2019/5/17
‘没有什么特别的,特别能让你为了前途而忘却身心疲惫的事了,除了终日沉浸于耳目之娱当中,不能自拔。’ 老文斯这样向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外孙哈里斯说道。 可是披头士的音乐太让人着迷了,而且音量也很大,哈里斯毫不在意,继续抖动他那自以为超动感的右腿,用手指打着节拍,不亦乐乎。 因为在小镇中心,过往车辆和人群就从未间断过。就在这繁忙的小镇里,爷孙俩一直打理着这间和这个小镇的节奏步调不太一致的杂货铺,甚至显得有些突兀。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老文斯把他晚年的一半给了这个孙儿,一半给了这间杂货铺,可怎么也抵不住这个时代快速发展的潮流! 眼看着外孙长大成人,可是看着眼前这个外孙,老文斯却从未想到过后继有人,有人可以重振昔日辉煌的家业。 不远处传来急促的汽笛声,几个年轻人正吹着口哨从店门外走过。 这时,哈里斯刚好听到那几个人的声音,他想起了昨晚在斯宾塞勒酒馆里遇到的人,立马从老旧的黑皮套沙发上弹了起来。 冲到窗台假装擦玻璃,可是他手里并没有抹布。 不过他似乎也并不打算真的擦一下,即使那玻璃由内而外看去只有一层乌云密布。 望着他们远去,哈里斯的眼睛还是被夕阳不是那么炙热的柔光闪了一下。 可是似乎他外公话还不如这夕阳柔光的一闪,也许在他身后的老头正一阵阵儿的发凉。尽管这夕阳还剩点儿意犹未尽的余温,尽管老头的生命也正如这夕阳的余晖,注定要消逝在西山顶上。 看着那几个人消散在街口,哈里斯又走进了那家通宵营业的酒馆,有个老头正挨着店门目送他远去。 夜幕又如期而至,就像老头的邻居也是挚友多米尼克的到来。 他是一位能干的铁匠,别看他长的五大三粗的,手里头却那出细致而精巧的活儿。 他的手艺在小镇久负盛名,就像老文斯曾经的贸易事业那般响亮。 可是这些都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坐在木凳上,二人吞云吐雾起来,聊得很是尽兴,这多亏了多米尼克带来的满壶威士忌,这浓烈的酒似乎有种魔力,可以消除烦恼。 可是酒醒以后的人们,又该去向何处呢? 二人喝酒从未误过第二天的事,几十年来一直如此。 清晨的微光透过屋瓦间的缝隙照进哈里斯住的小楼。 可以看见墙上一个玻璃已碎的像框,里面已一张复古的相片,是一对年轻夫妇。 每天促使哈里斯起床的不是什么崇高的伟大理想,只有像饥饿这样的生理需求。 毕竟是到了花甲之年,岁月不饶人,沧桑的皱纹已成了一道道深沟。但是,却看不出老文斯又一丁点儿的老态,因为他总是给人一种精神抖擞的生命力。 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给忘了,老头子昨晚坠入了一个幽深的梦境。 可是天已大亮,这才慌忙起身,却了力不从心,像被灌了铅一样沉重。 哈里斯已经起床,发现没了老头在厨房里忙乱的身影也慌了。 不过他是饿得慌,饥饿会使烦恼凭空降临,对于哈里斯来说,这可不是件好事。 他急忙去敲打老爷子的房门,带着莫名的怒气对着老头的房间怒吼着。 老爷子开了门,一句话也不说,径直走进厨房,去准备早餐。 几十年来,向来如此。以至于老头都有了深深的罪恶感。是不是他的过分勤劳,让自己的外孙走向了另一个极端呢? 一说到哈里斯的身世,就像在导火线下玩火一样危险。 因为在小镇人眼里,自己的女儿未婚先孕是件奇耻大辱。这些年老文斯都忍了下来,一直默默承受着。 但在小孩子朋友圈里,这可是当玩物一样说道。于是小哈里斯每天都得为身世伸张正义,打架拼命也就成了家常便饭。 直到老文斯被哈里斯当面质问,老爷子不得已说了一个谎。哈里斯不信,便把一记重拳发泄在了玻璃相框上。那个夜晚,哈里斯一夜未归。 于是原本就有懒的哈里斯便从此在现实面前彻底失落了。 不管老爷子怎样用心地打扫过外孙的房间,第二天哈里斯不费吹灰之力就能将其恢复原状。他还特意去染了发,刻意将裤子剪出破洞,因为这就是他认为的个性。 可是最令人厌恶的还不是这些,因为这只是让人看不顺眼而已。 当一个人可以连续一个月都不洗澡,结果可想而知,还是在这样的热天夏日里。 于是他终于让自己的个性声名远扬,不过这出名的方式倒是过分的独特。 夏天的暴风雨可是说来就来的,而且是这样的狂野,电闪雷鸣的前奏自是少不了的。 这让哈里斯睡得很不安稳,这个焦躁而烦闷的夜晚注定是不平静的。 可是不管多么狂野的风雨,也总有烟消云散的时候。第二天,小镇还是照常在晨光雨露中苏醒,只是街道上多了几个零星的小水坑,多了几度清新湿润的空气。 不幸的是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雨带走了老文斯,他与自己的外孙度过了最后一个夏日的夜晚。 因为老文斯总是小镇上第一个开门营业的人,老邻居多米尼克常常还躺在床上的时候常哼小镇特色民调,那悠扬的旋律,让人遐想。 所以多米尼克是第一个发现老文斯已故的人,而他的外孙还在梦里。 小镇人都来参加了这位曾经远近闻名的老人的葬礼。 他们本想一一握住哈里斯的手,向他表示哀悼之意,但都止住了脚步,当他们闻到他身上那奇异的怪味时。 这时,哈里斯显得有些不耐烦,他只想这些人尽快离去就好了。 不如人意的是,还有一个大胡子壮汉在墓碑前迟迟不肯离去,手里拿着满壶威士忌,嘴里一直嘟囔着在哈里斯看来陈年老旧的过往。 最后,哈里斯实在忍不了,就提前回到了店里。然后又走进了去酒馆的那条街。 多米尼克给爷孙俩的远方亲戚捎去了一封关于老文斯已故的信,并希望有人能够来照顾一下哈里斯。 不久,一位头戴法式帽,衣着整洁而清新的女士在小店门口下了车。 听说她是一位教师,在当地小有名气,较远处的人们会主动把自己的孩子送去求学。 她带来了一个关于哈里斯身世的故事和一些哈里斯父母生前的遗物。 原来哈里斯母亲的家族与父亲的家族一直互视为仇敌。 而哈里斯的父亲在机缘巧合下与母亲相识相知,虽然他们明知双方家族有那么大的恩怨,但是他们还是决定宁愿不顾一切。 就在他们认识后不久,哈里斯的父亲被征入伍去打仗。可是战争结束时,父亲却一去不复返,和军队失联了,杳无音信。他的母亲在有了小哈里斯后不久,因过度悲伤和抑郁,再加上身体虚弱,永远抛下了他。 老文斯在这样的双重打击下与哈里斯度过晚年,并向哈里斯隐瞒真相。他不想让哈里斯活在这样错综复杂的家族恩怨中。所以至死也没说出口。 在平凡不过的一周又过去了,一个白净、衣着整洁有致小伙子,拿着他远方亲戚的行李箱上了车,离开了这个在平凡不过的小镇。 谁也不知道在平凡的那一周里在平凡的哈里斯身上发生了什么。 好像这爷孙俩就没有来过这里一样,小镇的人们依旧像往常一样忙碌着。只有多米尼克铁匠少了一位能在夜幕降临时和自己喝着满壶的威士忌谈天说地的老友。 小镇上的人谈论他们的故事,似乎是在很久以前的事了。 只有在教训自家小孩的时候,哈里斯这个名字倒是很管用。但是在走出小镇的那一天,他至少让人们眼前一亮,一惊。因为在那个平凡的一周里哈里斯对自己的生命做出了一个注定要不平凡的选择。 那位远道而来的亲戚,她揭开了哈里斯的身世之谜,却带走了爷孙俩的故事,带走了一个在小镇人眼里可有可无故事。


加入收藏 打印文章 关闭
 
 
     
     
版权所有:学生工作部(处) 网站维护:学生工作部(处)